畢嘉士基金會

夢想 只留給一心想要贏得的人

    黃全賢一直相信生命的暗示,他的夢想,就是「出走」。對世界充滿好奇的他,因為想認識不同膚色、不同文化的人,想知道別的地方的人是怎樣過生活的,考上大學的那年他立定志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在台灣以外的地方工作,體驗不一樣的人生。

    去馬拉威工作之前,黃全賢只問自己為夢想付出多少努力。 去年十月,他終於拿到夢想的通行證,現在他是屏東基督教醫院與畢嘉士基金會(註︰「屏東基督教醫院」在馬拉威深耕服務十餘年,從今年2013年開始「畢嘉士基金會」將與屏基一同努力,期待導入更多資源與服務能量,幫助馬國人民改善生活。)派駐在非洲馬拉威,負責社區計畫的工作人員,為了這個出走的機會黃全賢足足準備了15年。

    想做的事,一定想盡辦法都要做到,這是黃全賢的信念。「小時候在課堂上,聽著地理老師訴說出國旅遊的經歷,當時的我就許下心願,長大後也要到處去體驗人生,我想那大概是我夢想藍圖最初的起點吧!」黃全賢說。

    考上東吳社工系之後,黃全賢開始有了去海外服務的念頭,他覺得出去之前應該先把英文基礎打好,於是決定雙修英文,不僅如此,大三升大四那年暑假,他還獨自一人跑到美國打工,算是給自己的英文程度來場考試。

    在大學同學郭筱靚眼中,黃全賢是一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只要是他有興趣的事,他一定花心思,得到成果。」郭筱靚笑著說,在朋友群中他永遠扮演"督促者"的角色,有時候甚至為板起臉孔勸我們用功一點。「他的確有資格管我們,他真的比我們認真一百倍,現在他能把英文這個工具用得這麼好,絕對是因為他曾下過苦工。」

相信自己 澆不息的熱情

  黃全賢一心一意想出國,當完兵回來他才發現原來社工背景的人要出國工作並不容易,但他不情願乖乖去當上班族,跟上澳洲打工度假的風潮,他決定先去澳洲闖一闖。他說:「至少已經跨出了第一步!」

    在澳洲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看護,旅途中他認識一位從事護理工作的愛爾蘭朋友,這位朋友鼓勵他留在澳洲念護理,理由是畢業證書「全世界」承認,他去考了,也考上了,最後因為湊不出學費,加上簽證到期,他只好先回台灣。

 不過,黃全賢並不輕言放棄,他總覺得如果一遇到困難就放棄,那麼就已經否決掉所有可能的機會。回台灣之後,他收集相關資料,準備報考二技,結果如願讓他考上國立台北護理健康大學護理系,但考量家庭因素,他後來就近選擇輔英科技大學護理系就讀,那一年他28歲,他的決定,再次跌破眾人眼鏡。好友郭筱靚說:「他不太在意別人眼光,也不常跟朋友訴苦,在追夢的這條路上,他總是一邊帶著疑問,一邊還是繼續扎實地在準備著,這是他最了不起的地方。」

    二技畢業之後,黃全賢在台大醫院與屏東基督教醫院兩個選項間徘徊,他私心地選擇在非洲馬拉威從事海外醫療工作的屏基。黃全賢自我挑侃地說:「都怪我太粗心沒有打聽清楚,我進屏基那年,因為台馬斷交的緣故,屏基的醫療團已經解散。」

    這時候的黃全賢就像希臘神話裡被眾神處罰的薛西弗斯,奉命把一塊大石頭從山下往山上推,當他推到山頂上後,眾神再把大石頭推到山下,讓他再推上山,如此無窮盡地做下去,命運總是不斷考驗著他。

    又再一次回到原點,別以為黃全賢會在這個時候放棄。他清楚自己的目標是什麼,他願意「等」,他留在屏基工作,在血液腫瘤病房待了兩年多,之後轉任社工,期間曾跑去MSF(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無國界醫生)在香港的辦公室面試,也是因為希望有機會到海外服務,可惜沒有相關資歷讓他再次夢碎。

 2012年他考上國合會海外志工服務隊。他開心遞出辭呈的同時,期盼去海外服務的想法,也開始在屏基內部流傳,不小心就傳到屏基院長余廣亮的耳裡,當時屏基在馬拉威的社區計畫正準備開始擴張,極需要一名能夠與社區溝通的人才,院長看重他的社工背景與英文能力,於是主動邀請他去馬拉威工作,黃全賢當然是十分高興,「去馬拉威更具挑戰性,我知道,這才是我要的。」

  「一旦下定決心,我都會抱著無後路的心情往前走,唯有如此才不至於讓自己退縮或猶豫不決。」黃全賢說,此刻回想過去種種的學習與經驗的累積,他認為都是為了這一刻的來臨。

  一路陪伴他歷經挫折的好友郭筱靚說:「老天爺是該給他這份的禮物的,打從他認定目標的那一天起,他每天都在為夢想努力,他的例子完全印證:"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這句話。」

古往今來,人們的夢想往往毀在自己的質疑。

努力不懈是有夢想的人必須修練的第一課,黃全賢不覺自己比別人勇敢,他認為機會是靠自己去尋找和掌握的,想要追夢,DNA裡一定要有熱情,無所畏懼是夢想的翅膀。

                                                                                                               喜中帶淚 人生的協奏曲 

    MG 7603 黃全賢出國工作的想法,雖然一直不被家人認同,但一旦逮到機會,他一定會去試試看。他帶著虧欠的心情說:「做任何決定,我好像都沒問過我的家人,總是一意孤行,很感謝家人對我的體諒和包容。」

    黃全賢的母親黃月說︰「當然很捨不得兒子去那麼遠的地方工作,而且一年才回來一次,可是既然他這麼想去,也只能全力支持他了。」為了不讓母親擔心,黃全賢出國前特地幫母親買了一支智慧型手機,母親也為了他認真學起手機輸入,一年多來兩人時常藉由通訊軟體Line來溝通。黃媽媽笑著說:「我最常問他的一句話是"你什麼時候回台灣?"」

  說不思念是騙人的,在父母的眼中,不管幾歲,孩子永遠是長不大的孩子。收起思念的情緒,黃媽媽說他很小的時候就看得出來很有愛心,很體貼、很喜歡為別人服務,「他現在可以去馬拉威工作,貢獻一己之力,我替他感到驕傲。」

 

 學會等待 把困難當冒險

 屏基院長余廣亮說,適合到海外從事服務工作的人必須符合"三高"條件:高熱忱、高同理、高抗壓。余院長認為,不管是他或是比他更早到馬拉威工作的吳宗樹都具備這些特質。

 「心裡的意願很高,才有主動積極的心去學習、去尋找;擁有同理心,才懂得謙卑,會虛心去認識別人的文化並且做到尊重;抗壓性高,才待得住、待得久;」余廣亮院長說,社區工作向來不容易,必須處理大量關於"人"的問題,格外花心力,屏基與畢嘉士基金會希望在當地的服務,不是曇花一現而是永續經營,我們需要願意與我們一起奮鬥的員工。

 在馬拉威,黃全賢和吳宗樹都學會"等待",生活上,他們等電來、等水來、等汽油來;在工作上,他們等馬拉威人成長、等他們自己做決定、等他們自己為自己發聲,因為他們要培育馬拉威人來當他們的接班人。

 跨文化的張力,讓他們在處理事情性情上更保有彈性。黃全賢舉了一個簡單例子,「我在當地主持了一個小學堂,利用下班時間我教孩子英文,孩子教我當地方言,我們約定傍晚五點碰面,但是守時對孩子們來講有執行上的困難,他們幾乎沒有手錶、家裡也不見得有時鐘,我沒辦法生孩子的氣」,在非洲你會遇到任何你"料想不到"的困難,自然而然你面對困難的耐挫力也就提升了。

 好友郭筱靚認為,是助人的熱情一路支撐著他。「他之所以可以好好照顧別人,是因為他總是先把自己照顧好,」郭筱靚觀察到他這個特質,也認為是這個特質讓他有能量繼續留在馬拉威堅守岡位的重要因素。

 與其一直待在台灣的舒適圈,黃全賢覺得廣闊的非洲更富有冒險的精神,然而,挑戰伴隨而來的是壓力,「當你已卯足全力做事,剩下的就是放寬心,唯有放寬心才能繼續前進。」這是過去攀爬夢想階梯時,黃全賢最深刻的體會。

設定目標 開始做就對了

 摘下夢想的果實之後,問黃全賢下一步要的什麼?他給的答案是:「好好探索。」如果把非洲比喻成一間大房子,裡頭有很多道門,現在的黃全賢正在試著打開每一道門,他說:「在資訊發達的現代社會,我們很輕易就能在網路上搜尋到世界各地發生的事,但是從網路上獲得的,永遠比不上"身體力行"去尋找,來得令人過癮。」

 沒錯,身體力行才有獲得。你也有夢想嗎?那麼,請"現在"就趕快去實踐吧!

訂閱電子報

聯絡我們

有任何問題,歡迎與我們聯絡

  • 電話: (02)8786-9661
  • 傳真: (02)8786-9662

加入我們

加入我們的社群網路,將帶給您最新消息。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