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嘉士基金會

勇闖非洲馬拉威 吳宗樹︰去需要自己的地方才有價值

    吳宗樹記得小學五年級某一天晚上,他坐在飯桌前向父母宣告:「我長大要去非洲」,母親不置可否只回了他一句:「你倥倥啦,緊呷飯。」當時剛讀完《第四級病毒》這本書的吳宗樹,一心想成為追蹤伊波拉出血熱病毒的偵探。夢想才來到嘴邊就被打斷,吳宗樹無奈閉上嘴,他一邊扒飯、一邊仍繼續做著他的白日夢,思忖究竟要如何才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躺在藍色沙發上,對吳宗樹而言就像是倘佯於寧靜海洋一樣,他總是想像自己是航海的水手,駛在夢想的航道上…。然而,他會在一個回神之後,才猛然意識到自己已經身處非洲,這個巧合讓吳宗樹回想起11歲時的那場白日夢。

   吳宗樹現在主要工作的地點位在馬拉威第三大城姆祖祖,宿舍那條最靠近電視的藍沙發,是他最鍾愛的角落。此刻他就坐在沙發上,屈著雙腿,用半躺的坐姿繼續工作著(馬拉威與台灣時差6小時,台灣早上8點,馬拉威半夜2點)。透過電腦螢幕的視訊框,他正在跟他的老闆(屏東基督教醫院院長)余廣亮報告工作進度。只要有電腦和Wi-Fi,他去到哪都能工作。

    70年次的吳宗樹,在別人眼中是一個富有冒險精神的七年級生,他用自己的哲學觀與實踐力,活出33歲生命應該有的精彩。在馬拉威,吳宗樹同時身兼三種身分:「屏東基督教醫院」與「畢嘉士基金會」共同合作的非洲馬拉威計畫派駐在當地的辦公室主任、姆祖祖大學講師、馬拉威衛生部專家技術委員會委員及諮詢顧問。

   已經成功航向夢想驛站的吳宗樹,這些年當起空中飛人,去年一整年累計的飛行里程超過16萬英哩,等於飛了半個地球。上半年飛南非,參加南部非洲公共衛生年會幫學生發表論文;年中飛美國紐約,出席聯合國全球移民發展高層會議;年底趁聖誕與新年假期他帶妻女飛到冰島和荷蘭阿姆斯特丹渡假;上個月他飛回台灣處理公事剛好趕上農曆新年,父母終於能見上他一面。

   我好奇問他,為什麼是非洲?吳宗樹習慣性地用爽朗的笑聲先起頭,接著才回答我的問題:「理由很簡單,學公共衛生的我在台灣找不到足夠成就感的工作,要去需要自己的地方,這樣才酷、才有價值。」沒一會,他收起笑意,又說:「現在,我要用我的專業影響周遭的人,為他們的生命帶來改變是我的新夢想。」

f 286313 1

小屁孩與中二生

   是什麼樣的成長背景成就現在的吳宗樹?

   吳宗樹說︰「我從小就好奇、好問,喜歡胡思亂想,」讀小學時因為太愛講話,老師乾脆選他為風紀股長,「不懂的,我就想問,即便已經離開學校,我依舊問個不停,我觀察,這是我跟同年紀的人最大的不同。」

   國小二年級吳宗樹舉家從台中搬到台北,「父母因為經商忙碌,沒空照顧我的時候就會把我丟在新學友書局,那段時間我看了很多雜書。」小學教室後面書櫃上的書,吳宗樹也幾乎全看遍,《第四級病毒》是其中一本。書中內容描述病毒學家深入赤道非洲,揭開伊波拉、漢他病毒、愛滋病等高死亡率傳染病的致命原貌,讀完之後吳宗樹深受感動,他說︰「那樣的人生好像蠻有趣的。」至今吳宗樹仍感念成長過程中,老師和家長為他準備的閱讀環境。

  「小學教室後頭有一張世界地圖,國中教室裡擺了一個地球儀,我時常望著世界地圖和地球儀,開始幻想將來要去環遊世界。」吳宗樹國中就敢一個人去新加坡自助旅行,他認為閱讀很重要,但是有些事,他不想聽別人說,他想自己去看,就像他一直不相信”非洲是一個很熱、到處充滿沙漠的地方”,「七年前當我第一次踏上非洲馬拉威的土地,映入眼簾是一片翠綠,體表感覺空氣是涼涼的,證實長久以來我對這件事情的否認,我忍不住暗自竊笑了兩聲。」

   對吳宗樹而言,問問題、閱讀、旅行這三件事,可以幫助他培養思考能力、叛逆精神,以及對課本以外世界的熱情,他總是提醒自己︰「老師教的、大人說的、課本上寫的東西不一定是真的,或是它不一定是唯一的說法。」

   吳宗樹承認,學生時期自己太常被腦袋中紛亂的念頭牽著走,在那個還不盛行個人主義的年代,老師最常給他的評語就是率性而為、自我主義。「老實說,當時的我有點不知天高地厚,讀了一些書就以為自己知道全世界,套一句當今流行語,我就是一個不太受歡迎的”中二生”(註︰日本俗語,比喻過於自以為是的青少年)。」

   高中讀華僑中學,吳宗樹很開心,因為是男女合校,對於高中生都會面臨的人生關卡︰大學聯考,吳宗樹更是慎重對待,他自我揶揄地說︰「我因為花太多時間思考未來,以致於我大學聯考考得並不好。」

   念的是自然組,但是一到四類組吳宗樹通通都去考,他盤點每個類組他想讀的科系,並且把這些科系將來從事的職業、未來的發展….徹頭徹尾想過一遍,預先演練人生的路。所以,當吳宗樹考上中國醫藥大學公共衛生系,他就已經確定畢業後要考台大流行病學研究所,然後理所當然去非洲工作。

   他有些自豪地說︰「後來我才知道,我的思考模式是風險管理上很喜歡使用的『決策樹』分析。」那一剎那,我彷彿看見當年的那個小屁孩。

不放棄對世界的熱情

   吳宗樹後來如願考上台大流行病學研究所,畢業那年他剛好搭上第一批公衛外交替代役的列車,進入「屏東基督教醫院」在馬拉威的海外醫療團擔任助理。順利循著自己規劃的人生來到非洲,吳宗樹有一種感覺,非洲這條路他應該是走定了!

   屏基醫療團在馬拉威影響最深遠的,莫過於愛滋病彩虹門診,屏基服務的姆祖祖中央醫院是北部第一個愛滋病免費治療中心。為了有效追蹤病人的就醫狀況,屏基派遣台灣電腦工程師協助醫院建立健康管理資訊系統(Health Information System,簡稱HIS),吳宗樹被指派負責與資訊人員溝通。他記得,醫療團裡幾個20歲出頭的台灣年輕人,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穩重,大家不約而同都蓄起鬍子。

   生性活潑的他時常陪團長余廣亮到處參加會議,「沒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和美國疾管局、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人一起開會,甚至被委以重任,」吳宗樹說,當時屏基研發的HIS系統主要供應北部的醫院,但是同時間美國的一家NGO組織也在馬拉威的中部和南部發展了另一套HIS系統,美國疾管局有意出經費整合兩者,「我只是一名小兵,沒料到美國疾管局的人會指定由我來寫愛滋病患資料交換協定的國家標準書,當我戰戰兢兢完成任務,那種成就感難以形容。」

   2007年底,吳宗樹退役回到台灣,他原本打算先結婚,隔年再回馬拉威正式加入屏基團隊。「就在預定要去辦結婚登記的那天早晨,我未來的岳父指著報紙上面的標題”台馬關係恐生變”對我說︰你們結婚的事要不要緩一緩?」一瞬間宛如晴天霹靂,吳宗樹結不了婚也去不成馬拉威。

   小屁孩再有自信,也有無力的時候。「前方的路被攔腰折斷,我很不甘心也很沮喪。」很長一段時間吳宗樹必須靠安眠藥才有辦法休息,幾次吃了安眠藥還睡不著,為了逃避精神的折磨,他於是出門去跑步,在凌晨一兩點無人的街道上奔跑,撐不下去的時候,他吃抗憂鬱的藥度過,人瘦了一大圈,心裡卻老是想著要回馬拉威。

   同樣不願意放棄的還有屏基院長余廣亮,離去前他告訴彩虹門診的工作人員,無論如何他一定會再回去一次,他留下六張支票,用來支付未來半年六名員工的薪水,確保彩虹門診不會斷炊。那段時間余廣亮自掏腰包聘吳宗樹為助理,為屏基未來在馬拉威的計畫預備人才。

   吳宗樹患憂鬱的病是在得知有機會回馬拉威的那一刻被治癒的!吳宗樹記得余廣亮院長當時只和他確定兩件事︰「沒有同伴,你敢不敢去?資源得自己去找,你願不願意去?」吳宗樹說自己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別人看似艱困的任務,對吳宗樹來說只是去需要自己的地方。後來,憑藉著替代役男時認識的人脈,吳宗樹隻身一人前往馬拉威拜訪各方領袖,得到屏基回馬拉威的門票。

    這樣的鍛鍊,讓他在成為馬拉威辦公室主任之後更勇於挑戰,也敢於承擔。

  他的妻子半年後也跟著長住馬拉威,「對我來說,有妻女陪伴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吳宗樹說,馬拉威人友善親切,對物質的欲望很低,住在這裡雖然沒有夜市、夜生活,經常斷水、斷電,但是很有生活品質。

IMG 4834

非洲很大 充滿希望

   台馬斷交之後,屏基與挪威國際路加組織Luke international Norway(簡稱LIN)合作,以LIN的名義回到馬拉威重啟計畫,從吳宗樹一人起步,五年間已經擴展至五十人的規模,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後來陸續加入的四名台灣人之外,其他員工都是馬拉威人。

   吳宗樹深入非洲成為一名跨文化工作者之後,他體認到與當地人合作必須先學會「看」以及「聽」。吳宗樹認為,跨文化工作要從尊重做起,不能只是「給」。「有時候馬拉威人不按照你的方式做事,不是因為他們不會,而是經驗告訴他們這樣做是行不通的。」

   他舉例,教導不同醫院的員工使用HIS系統,以前他自己教,但漸漸地他發現馬拉威人雖然聽得懂英文,但是熟稔度畢竟比不上自己最習慣的母語,於是他改變作法,培訓當地人擔任講師,果然很快就看到成效。

   文化像一面鏡子,當吳宗樹開始跟不同國家的人在工作上「交手」,他發現台灣與國際的差距。「台灣”援助”的觀念已經跟不上世界潮流,現在訴求的是”合作和發展”,協助未開發國家人民”自立”,希望才會源源不絕。」

   吳宗樹說,馬拉威社經環境好比六十年前的台灣,他們正在等待更多發展的機會,他們需要的,不是同情、眼淚或是無條件的援助,而是知識的傳遞、能力的建構,即便是經費提供也不是一去無回,因為他們絕對有能力回饋。

   吳宗樹常舉CHITATATA作例子。LIN教導CHITATATA成員養雞、賣蔥油餅,提供小額貸款讓成員有資金經營小生意。生活獲得改善之後,這群寡婦不吝分享,除了在社區蓋了一間托兒所,照顧村子裡的孤兒,還會不定期送物資給鄰近村莊的寡婦。吳宗樹為這群寡婦感到驕傲,他說︰「雖然我當不成聖誕老公公,但我和她們成為真正的朋友。」

   LIN的馬拉威員工凱薩(Caesar)是另一個例子。凱薩高中畢業,原本只會簡單的電腦文書作業,在余院長的鼓勵下自學,現在他是LIN團隊的電腦工程師兼資訊部主任,也是維護和開發HIS系統的主力。凱薩說︰「余院長總是不斷給我信心,他常跟我說︰就去做吧,有機會的。每當我犯錯,余院長會說,沒關係,下一次改進就好;我不小心讓電腦中毒,換作別人可能會大聲吼你,但宗樹不會,他反而會安慰我。」看著已經能獨當一面的凱撒,吳宗樹心裡滿是驕傲。

   問吳宗樹LIN究竟想在馬拉威做什麼?吳宗樹自信地說︰「LIN現在做的是讓台灣與全球發展接軌。」吳宗樹不是吹牛,因為LIN除了培育在地人才、推動社區計畫,也順利拿下美國疾控中心的委託案、歐盟的研究案。與馬國政府的友好關係,讓LIN有機會參與馬拉威衛生政策的制定,面對這項高難度的挑戰吳宗樹顯得躍躍欲試,「一個好的政策,受惠的不會只有一群人,有時候甚至是一整個國家。」

   這幾年,吳宗樹不大的宿舍,招待過無數醫學院學生,在吳宗樹的身教下,許多醫師知道,除了抱怨健保,台灣醫生還有好多事情可以做。在吳宗樹眼中,非洲很大、到處充滿希望,他俏皮地用海賊王的口吻來詮釋︰「偉大的寶藏都在那塊大陸上,想要的人就去吧!」

   也許,在跌撞之間會更清楚自己想要走的路。在非洲馬拉威吳宗樹找到讓自己最快樂、最過癮的工作,LIN在馬拉威五年的時間算是剛起步,他不急著回台灣,他要陪伴馬拉威的朋友們一起迎向美好的未來。

IMG 4774

【採訪後記】

  吳宗樹說自己想要助人的念頭,不是因為去了非洲,採訪結束後他才娓娓道出緣由。他說自己國小、國中都是一個人,活潑、愛現的個性並沒有為他帶來好人緣,反而因為時常參加比賽出盡鋒頭,招致其他同學反感,他被排擠、霸凌,他無助卻又逞強,無視於眼前的危險,他繼續對同學嗆聲,小小年紀就嘗到社會化的苦頭。

  幸運的是,身旁的老師在他人生最混亂的時候,用溫暖的愛心、救贖他孤獨的靈魂。儘管當時年紀還小,但在老師的陪伴同行,讓他第一次感覺到,在那個時間裡經過他生命的是人性中最美好的部分,他想助人的心願也在那一刻興起。

  聽他吐露實情之後,我的心也跟著顫抖著。原來每一個願望的背後,都藏著一些哀愁與傷心。

訂閱電子報

聯絡我們

有任何問題,歡迎與我們聯絡

  • 電話: (02)8786-9661
  • 傳真: (02)8786-9662

加入我們

加入我們的社群網路,將帶給您最新消息。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