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嘉士基金會

非洲役男戴裕霖 因為感動,所以挺身替霖恩小學發聲

裕霖與霖恩小學學生合照 2013

每個人現在手上做的事和過往的人生,其實都有一條看不見的線相互牽引。

戴裕霖原本不會成為醫生的,因為他起先就讀的是成功大學生命科學系,他猶記在成大醫院研究室閉關做實驗的時候,耳邊不時傳來的救護車聲音,每每都會引起他的注意。大三那年,他利用假日去學校附設醫院急診室當志工,他發現自己喜歡親近人的感覺,遠甚於實驗室裡的瓶瓶罐罐。大學畢業前夕戴裕霖做了一個重大決定,他要放棄畢業證書重考大學,當醫生,家族的人都認為他瘋了。

就這樣,戴裕霖拿著媽媽幫他準備的研究所學費上台北補習,重考的日子寂寥又苦悶,他時常下課後跑去書店看書,【愛呆西非連加恩】是其中一本,後來他也去聽了連加恩的演講。

「我覺得自己就是連加恩口中的那個『好命的孩子』,連加恩說,好命的孩子應該比別人付出更多,這樣好命才有意思。我很認同也就記下那一刻的感動。」然而,戴裕霖當時並不曉得,連加恩的這場演講竟會成為改變他生命的重要轉折...

【志工行旅,成長最多是自己】

一年後,戴裕霖順利考上高雄醫學大學。大三升大四的暑假,他參加學校的國際志工團去了印度,他很開心,因為終於有機會『幫助別人』。
這一次的行旅,戴裕霖發現原來真正需要成長的,是他自己。

「旅程的其中一項任務是到路上幫街友包紮傷口,志工團由來自不同國家、不同專長的年輕人組成,醫學生在這項任務裡顯得特別吃香,身負重任的我覺得自己好神氣。」戴裕霖每回提起這段往事,他都不免要嘲笑自己的幼稚。

「被一股莫名的優越感驅使,力求表現的我很認真地處理每一個傷口,卻發現旁邊的荷蘭志工居然和街友擁抱了起來,甚至互碰臉頰。我震驚的是,擁抱難道也是服務的一環?況且街友身上還帶著濃濃的異味。」

他不解地問荷蘭志工,如何做到?「我就是喜歡擁抱他們,我們吃穿都不愁,想洗澡就去洗澡,可是,這些街友卻不知道他們的下一餐或是下一次洗澡是什麼時候?」荷蘭志工的一席話讓戴裕霖照見自己的驕傲與限制,他反省自己的心態,心情逐漸由抗拒轉為願意嘗試,「我記得印度小孩在我身上撒尿的那一刻,我是哈哈大笑的,我不介意衣服髒了,我笑是因為我知道我的心被這泡尿洗滌,它是乾淨的。」
荷蘭志工之後,印度街友也幫戴裕霖上了一課。

「那一天,我一如往常在街上替人包紮傷口,一名街友遲遲不肯離去,我望著他,想起他是我上週服務過的人,他沒穿上衣也沒穿鞋,卻用不曉得從那裡賺來一點點錢,想請我這個外國人抽一根菸,藉以回報恩情,當下的我既慚愧又感動。我發覺自己好像一直在追求服務的數量,我只看到街友身上的傷口,卻沒看到他們傷口底下的苦難。後來我便不再急著把事情做完,傷口處理完畢,我會擁抱街友和他們說說話。」

戴裕霖最後得到一個驗證:一個完美的包紮不會使愁容消失,關懷才能。戴裕霖覺得幸運,「成為醫生之前,有人先為我上了這寶貴的一課。」

【認識自己,認識與世界的關係】

三年後,戴裕霖參加客委會舉辦的築夢計畫徵選,成功申請到一筆圓夢基金,一個人去了布吉納法索,出發前他花了八個月的時間準備教材、聯繫行程、募集物資,「當連加恩書裡的人事物出現在眼前,我有一種夢想成真的感覺。」

戴裕霖抵達古都古小鎮的那一天,恰巧趕上「霖恩小學」第一屆學生的畢業典禮。(註:「霖恩小學」是連加恩在布吉納法索服役期間在台灣人的捐助下成立的小學,招收8至12歲無法入學的孤兒。)「十多名學生在此畢業,接著就要升上中學,我幾乎可以預期他們的人生將有所不同。」戴裕霖佩服連加恩的堅持與勇氣,也反思『我們是否都太小看自己的力量?』

被這場畢業典禮撼動,戴裕霖決定把衛教課程從教室拉到家裡,逐一進行霖恩學生的家庭訪問,「我想去紀錄一個個生命被改變的過程,」車子一離開主要幹道,他看到衣衫襤褸的小孩在路上奔跑,紅土路旁坐落的全都是沒水沒電的土房,「一幕幕場景,好像Discovery頻道介紹的人類原始遺跡,卻又如此真實,」他感嘆人生境遇的不同。

戴裕霖家訪問卷裡有一個題目是問小朋友最喜歡身體哪個部位?幾乎每個孩子都面露疑惑地看著戴裕霖回答:「全部啊!」他拿出風景名勝的相片介紹台灣,小朋友都不愛摩天大樓101,最喜歡的是高雄愛河,小朋友說:「因為名字裡有『愛』嘛!」小朋友的純真讓他理解到簡單就是幸福的泉源。
離去前,戴裕霖會為這家人用拍立得留下一張全家福的照片,有時候會收到意外的禮物,譬如:一隻活生生的雞。「當下我覺得汗顏,相較於他們待我如朋友,我只是一個拿補助金來圓夢的醫學院學生。」

遠離生活上的便利,戴裕霖空出許多時間,在無數個百無聊賴的夜晚,意外打開和自己對話的開關,他開始認識自己,認識自己與世界的關係。他想起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故事,「人的一生就是在體驗每件事,並從每個經驗當中獲得意義!」

他於是決定效法連加恩,把當信差視為一生職責,透過演講把在非洲的所見所聞以及霖恩小學的故事傳遞出去,鼓勵更多年輕人與世界接軌,灑愛到需要的國度。回台灣後戴裕霖也真的履行諾言,一有空就到各大專院校及國高中開講,服兵役之前總共參加60多場演講。

【理解生病,母親留下的禮物】

返台後霖恩孩子的故事日漸在戴裕霖的心裡發酵,2013年他接受生命的暗示以及上帝的呼召,利用服醫療外交替代役的機會再度回到布吉納法索。

在布國服役期間,戴裕霖平時在醫院上班看診,他會趁下班或週末的時間回霖恩小學服務,協助連加恩隸屬的「榮星教會」與當地工作人員溝通,也幫忙「畢嘉士基金會」進行學生訪問並調查需求。放棄很多私人時間,戴裕霖倒也甘之如飴,因為在成長過程中,他的母親就教導他要有服侍的心。

他形容母親是一個富有溫情的人,「媽媽在西餐廳當服務生,薪水不多,但她常常捐錢給慈善團體,也曾接濟親戚,幫忙他們度過難關。」他清楚記得,母親只會跟市場裡看起來最老、最辛苦的婆婆買菜。「媽媽總是用生活教導我,她使我長大後想去看看那些弱勢的人並關懷他們。」

在布吉那法索,醫院是最接近苦難的地方,戴裕霖說,去一趟醫院要走兩個小時,每項檢查都要費用而且貴的嚇人,為了不讓病人花錢,他會花很多時間詢問病情,他笑著說:「問不出來就從頭到腳摸出問題,久了便練就看面相就知道是癲癇,摸肚子就知道得瘧疾的功力。」

擔心不識字的阿嬤忘記回診,戴裕霖會把藥算得剛剛好,「這樣一來,阿嬤藥吃完自動就會回醫院,」幫忙病人出醫藥費更是常有的事。戴裕霖沉思片刻後說:「媽媽在我讀醫學院二年級因癌症過世,那場病是媽媽留給我的最後一份禮物,她讓我在當醫生之前,先成為病人的家屬並理解生病的感受。」

【信差任務,讓夢想帶來新的夢想】

醫院在市區,要去霖恩小學開車得花四十分鐘,「距離市區越遠越窮困,人們生活只要有得吃就不錯了,」戴裕霖語帶心疼地說,霖恩幾個通勤的孩子,每天唯一的一餐是學校提供的午餐。

「過去十年霖恩靠著台灣人的愛心撐了過來,但仍過得辛苦,所以學校會養雞、養羊、種些蔬菜貼補費用;教室也不夠,只有三間,每隔兩年才能收一次新生。」不過話鋒一轉,戴裕霖又覺得充滿希望,「霖恩孩子中學錄取率,一直贏過其他小學,」負責管理學校的Zongo牧師告訴戴裕霖:「他會盡他所能幫助孩子升學,畢竟教育是這些孩子未來的希望。」

Lambert是霖恩第一屆畢業生也是第一個考上高中的人,「10歲才讀小一的Lambert今年已經24歲,在這個國家20歲念中學、30歲念大學是很平常的事,孩子很容易因為家裡的各種困難而輟學,想讀書的人得去打工,想辦法自己賺學費。」

Lambert寄宿的家沒有電,每天晚上Lambert都帶著書到路燈下溫習,假日去工地打工,做一些搬磚頭、攪水泥的粗活,一天工作九小時,賺台幣100元。來到這裡戴裕霖才體會家庭給他很大的福分,成長過程中他不曾為生活或學費煩惱。「考醫學院對我來說,就是用功再用功,但對同樣想當醫生的Lambert來說,他必須比別人付出更多代價,最好再加上一點好運。」

身處開發中國家很容易對貧窮現象感到無力,這時候戴裕霖就會想起海星與男孩的故事:男孩站在遍地是擱淺海星的沙灘上,將海星一一送回大海的家;一位老人走過來告訴他:「孩子,海星這麼多,你這麼做根本無濟於事。」男孩撿起另一隻海星擲回大海,繼而答道:「我剛才就幫了一隻海星。」戴裕霖深信,在識字率全球最低的布吉納法索,即使只是幫助一個孩子也會有所不同。

【布吉納的禮物】是戴裕霖成立的臉書粉絲頁,紀錄他在布國服役十個月的生活,「初衷是希望為當地的孩子做點甚麼,因為,寫下來,才有機會感動別人,」回台灣後,戴裕霖持續透過演講傳遞故事,希望號召更多人支持霖恩小學。他堅定地說:「幫助霖恩孩子上學、給他們敢做夢的勇氣,是我的夢想,會努力一輩子的事情。」

個人簡歷:
戴裕霖,新竹人
台北馬偕紀念醫院小兒科醫師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
中華民國101年青年獎章得主
行政院青輔會100年青舵獎得主

全國助產士訓練班小兒急救實作課程 2014

 戴裕霖為布國的生產士上嬰兒急救實作課程。

霖恩小學衛教營 2010

戴裕霖在霖恩小學舉辦衛教營,除了帶來自製的海報,還從台灣募集牙膏、牙刷等物資做為問答的獎品。

坐在樹幹上進行關懷訪談計畫

 布國人民的真誠與善良,讓人在異鄉的戴裕霖內心充滿溫暖。

 

 

訂閱電子報

聯絡我們

有任何問題,歡迎與我們聯絡

  • 電話: (02)8786-9661
  • 傳真: (02)8786-9662

加入我們

加入我們的社群網路,將帶給您最新消息。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