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嘉士基金會

洗澡的心願

到宅沐浴服務
你可能不曾體驗一個月無法洗澡的痛苦,但是你一定記得冬日泡澡的舒暢。洗澡是一件再平凡不過的事,然而對失能者而言卻是一種奢求,受限於環境、設備、人力等條件,失能者的家屬和照顧服務員往往只能用擦澡的方式,協助失能者清潔身體。自從民間社福單位啟動「到宅沐浴服務」,失能者殷殷期盼的洗澡心願,終於有了實現的契機…
 
故事一︰
 
阿峰,23歲,中風之前是一名下水道工人。阿峰的父親早逝,母親是洗碗工,有一個雙胞胎妹妹,他生長在一個安分、平凡的家庭。
 
閒暇時,阿峰愛打電動,民國100年農曆新年,難得的連休假期給了阿峰大顯身手的機會,他沒日沒夜盯著電腦螢幕玩線上遊戲,直到開工前一晚都沒好好休息。大年初六一早,阿峰拖著疲憊的身軀準備出門上班,突然腦出血中風,他被緊急送往醫院救治,這個意外讓阿峰的身體與青春從此失去自由。
 
回家後,他的母親形容︰「阿峰像植物人一樣,叫他都沒反應。」阿峰的母親不放棄仍積極帶阿峰去醫院做復健,「下大雨,穿雨衣推輪椅我們也照去。」半年後,復健有了果效,阿峰拔掉身上的鼻胃管,雙眼開始會骨碌骨碌地轉,手腳恢復一點點力量,這讓他的母親更有信心、更不想放棄,「他還這麼年輕,我希望有一天他會好起來。」
 
阿峰左半邊癱瘓,四年來上下輪椅都需仰賴母親,但是,人畢竟是肉做的,阿峰的母親有嚴重的媽媽手。抱上輪椅已經很吃力,更遑論推去浴室洗澡,一直以來阿峰的母親只能在床上幫阿峰擦澡,洗澡這件事變成奢侈的心願。
 
去年9月,屏東第一輛到宅沐浴車正式上路,阿峰終於得償夙願,這項新服務同時也讓一個辛苦的母親,肩上的擔子輕了一些。身子浸泡在水裡的那一刻,阿峰豎起大拇指比「讚」,一個手勢勝過千言萬語。
 
洗澡的快樂,一般人無法體會,因為洗澡對一般人而言沒有那麼困難。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到宅沐浴服務三人組(註1)知道,為了這些失能的朋友,他們必須、也一定要繼續堅持下去!
 
故事二︰
 
「Sa ru ngua(灑冷哇),Sa ru ngua…(註2)」浴缸那頭傳來vuvu(註3)的聲音,口氣裡有藏不住的欣慰。
 
vuvu家住屏東泰武鄉佳義村,距離屏東市開車往返要兩個小時,是目前屏東到宅沐浴車服務最遠的個案。得知「Sa ru ngua」是排灣族語「舒服」的意思,護理師美芳說,所有的辛苦在那一刻都值得了!「不知如何幫家中失能臥床者沐浴,是家庭照顧者共同的困擾和痛苦,能幫上一點忙是我們的榮幸。」
 
vuvu開口說話了,她的女兒阿珠特別開心,阿珠說,第一次聽到母親喊「Sa ru ngua」很想流眼淚,因為母親中風五年多來,從沒洗過一次乾淨舒服的澡。  
 
一年前vuvu住在養護中心,由於養護中心沒有確實替病人翻身,造成vuvu身上出現多處壓瘡的傷口,阿珠看著母親潰爛的患部,內心充滿愧疚與不捨,於是趕緊將媽媽接回家自己照顧。
 
阿珠曾在建築工地工作,一次意外,她從六樓摔下,跌落一樓,命大的她只斷了兩根肋骨,不過腰傷的後遺症卻讓她再也無法回到職場。她無奈地說︰「母親身上有尿管,我不敢搬動她的身體,怕一個不小心會弄痛她,而且以我現在的身體狀況也抱不動她了,只能用濕毛巾擦拭的方式幫她清潔身體。」
 
所以當居服督導思儀跟阿珠提起,屏東有一台沐浴車會到處去幫人家洗澎澎,阿珠馬上就說︰「什麼時候可以來我家?我願意負擔一次300元的費用。」阿珠原本以為沐浴服務一定是在浴室進行,「沒想到他們自己搬來浴缸,還有熱水,而且從開始到結束都沒有在地板留下一滴水。」
 
阿珠感動地說︰「每回洗完澡,母親總是睡得香甜,讓我覺得好安慰又安心。」最後,阿珠忍不住一直誇讚到宅沐浴車在設計上的巧思,「日本人怎麼那麼聰明,會知道老人家需要這個(到宅沐浴服務)。」聽阿珠用愉悅的語調說著到宅沐浴服務的許多優點,工作人員美芳、錫介和玉珍得到很大的鼓勵,他們知道他們正在做對的事,他們會繼續努力加油。
 
 
「到宅沐浴服務」是以專用車輛,配搭行動組合式浴槽,並由受過訓練的護理師、照顧服務員、操作員三人一組的專業團隊提供服務。只需要一坪半空間,就可以為失能者進行全身式沐浴,洗去失能者身體髒污的同時,對擔負照顧責任的家人來說,也是最溫暖的支持。屏東地區到宅沐浴服務申請專線:(08)738-4033。
 
註1︰到宅沐浴服務採三人一組,一名是專業護理師,負責監測身體狀況,一人主導組裝沐浴設備,另外配置一名男性,從旁協助出力,與另一人一同移動被沐浴者,三個人各司其職,洗臉、洗頭、吹頭髮、搓身...一切井然有序。
註2︰排灣族語Sa ru ngua舒服之意,發音近似「灑冷哇」。
註3︰vuvu,排灣族語,指「祖孫輩」,這裡指的是老奶奶。

訂閱電子報

聯絡我們

有任何問題,歡迎與我們聯絡

  • 電話: (02)8786-9661
  • 傳真: (02)8786-9662

加入我們

加入我們的社群網路,將帶給您最新消息。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