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笑臉接住渴望被關注的長輩
2019/08/12
730

阿得哥中風後,依舊渴望接觸人群。他每天都會去畢嘉士基金會經營的「永大多元照顧中心」報到,上午來、下午也來,有課通通上,是永大的全勤王。

 

來永大這三年,阿得哥每天都在收集笑臉。被接納的經驗,讓原本害羞的阿得哥,逐漸敞開心扉,開始敢主動跟人攀談,座位也從最後面、最邊角,自己挪到最前排,想要跟同學跟老師有更多互動。

 

今年,阿得哥的生活出現一點點變化,診斷出失智症後,他改去永大「日照中心」上課。除了舊同學,現在他又多了十幾位新同學。不過,阿得哥還是跟以前一樣,每天都有收集不完的笑臉……

 

發現阿得哥異狀的人,是阿得哥的三姊。「那天,大概中午11點多,他回來吃飯,才坐一下又走出去。問他:你要做什麼?他就說,要點名啦!教室那裏要點名啦!我怕誤會他,就打電話去中心確認,」清姊說。

 

4年前阿得哥中風肢體功能退化,不得不退休,回到屏東與清姊及姊夫同住。本來以為只是參加多個課程才會搞混,但曾經晚上散步迷路、一次半夜遊走到公園的驚魂,讓清姊提高警覺。「他半夜走出去,我跟著去。我在後面說你要去哪?默默地跟著他…」一改溫和性情,阿得哥大聲表示:要去屏東啦!混淆時間地點,是失智徵兆之一。在社工建議下,清姊趕緊帶他到醫院檢查,確診是中風後引發的血管型失智症。

 

接著,阿得哥開始接受日照服務。一樣天天到中心,只是「主要教室」換了。這一換,換走些許清姊日夜守護的憂傷、壓力。不用再日夜守著弟弟關緊水龍頭、關電器、張羅三餐,「聽到還有臨時住宿,真的很高興。」清姊終於能安排久違的小旅行,好好喘息;而阿得哥也展開「熟悉的新生活」。

 

這天用餐完,阿得哥緩慢走出日照中心,站在連接兩棟建築物的走廊,看向樂齡空間,「我想去前面。」拉張椅子坐下,阿得哥沒有忘記,要參加他最喜歡的木雕課程。

 

好比大學的自由選課,就算來到日照,不等於全天「被照顧」;失能失智長輩在照服員的安全看視下,能自行選擇日常工作,整理餐盤、澆花,並根據喜好、肢體能力,報名開設給所有社區長輩的樂齡課程。 

 

漂流木雕刻,是阿得哥最喜愛的課程。可能是因為,班上有他的好朋友胡大哥。兩人國中同校同屆,如今邁入熟齡,在中心相遇再度成為同學。擔任志工的胡大哥,很喜歡和奶奶們、及像阿得哥的害羞成員擊掌。胡大哥說,喜歡這個動作,讓他們笑開懷。 

 

如同從小到大的課堂上,安靜的人總是比較少舉手、開玩笑。不過歷經演戲、刻木雕,中風後行動較緩慢的阿得哥,也慢慢地不斷成功挑戰自己,褪去羞澀開始交朋友。

 

「現在我比較晚來,他還會跟我說你遲到揑,」胡大哥大笑分享。被噹很開心?當然是因為看見好朋友,在這裡一起進步。我們相視而笑,沒錯三年前,誰能想到默默在角落的阿得哥,也會噹人!

 

現在到日照的阿得哥,從被好朋友守護,開始守護新朋友。照服組長萱萱說,「他適應地很好,積極參加活動,幫忙搬桌椅、協助其他長輩。」從阿得哥和80多歲阿嬤擊掌時的微笑看見,加入日照班的他,變成守護同學的人。

 

阿得哥最近的動態,讓人想起小時候,換教室是因為升上高年級。當人們步入老年,也是因為得面對更難的「功課」而換教室。其實,從來健康、亞健康、失能、失智,這些長照服務上的專業用語,回歸到社區,不會也不該是長輩身上的名條貼。 

 

好比擊掌手心碰手心的動作,長輩們在社區裡的第二個家,陪伴守護著彼此,就是在地安老最好的模樣。

 

》支持有盼望的老年:http://bit.ly/2UvycnF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