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嘉士居服員麥姊:陪老人家講話很重要
2020/06/24
258

照顧長輩該重視什麼?大家可能馬上聯想到,要注意安全、要多陪伴。我覺得還要加上『講話』── 因為老人家不講話,退化很快。

 

還沒來畢嘉士做居服員之前,我在安養院待了五年。那裡的阿公阿嬤都叫我『小麥』,喜歡找我聊天。我在辦公室寫紀錄,每個阿公阿嬤都在找我。他們喜歡我,是因為我會認真聽他們說話,我會追問:「然後呢?」長輩就會越講越開心。開心才會健康,我覺得照顧老人,不能只有勞動,嘴巴也要動,照顧品質才會好。

 

 

每天早上我固定陪一位90歲外省奶奶做復能訓練。我是原住民,和奶奶一樣是基督徒,只要講主,奶奶就喜樂。進行復能訓練之前,我和奶奶會先禱告,中間休息我們一起念經文、唱詩歌。老人家和小孩一樣,喜歡有人陪、喜歡被讚美,「奶奶只要肯做,我都會大聲地跟她說:奶奶,妳好厲害喔!奶奶,妳好棒喔!大力為她鼓掌,她都會很開心。」奶奶行動不便,很少出門,她期待每天早上看到我。雖然我的身分是居服員,但對奶奶而言,我也像是她教會的朋友,能夠每天為她的生活帶來一點新鮮感的朋友。

 

照顧老人久了,我有一個感觸 ── 許多老人因為疾病生活品質變差,缺乏陪伴、社交活動,很多人都有憂鬱和焦慮的傾向。一個爺爺,知道我可以接受他的個性,會放心跟我講一些話。爺爺愛抱怨,我就讓他念,試著體會他的心情,理解他的行為,心就會變柔軟,他說的話也就不會放在心上。藉由跟長輩說話互動,從老人家的語氣、神情去觀察他的身心狀況,回報給家屬,這一點我一直覺得很重要。

 

 

那個爺爺很可愛,我周末休息,星期一見到我便急著問:「昨天怎麼沒來?」他都叫我『老太婆』,有回住院,他問女兒:「老太婆怎麼沒來照顧我?是不是你們辭退人家?」爺爺講話不溫柔,但我可以感受到他對我的依賴,居服員要做的事情不外乎掃地、擦地、洗澡、洗衣這類的家事,很無聊的一個工作,我們的『有趣』,來自於這些長輩的喜怒哀樂。老人家依賴我,願意跟我講心裡話,是做這份工作最大的成就。

 

可能是待過安養院,我的敏感度比較高,我曾替同一個阿嬤叫了兩次救護車。一次是發現阿嬤嗜睡沒反應,一次是察覺阿嬤高燒不退。我常碎念阿嬤的家人,提醒家屬要多給阿嬤補充水分,不然容易便秘。家屬也覺得奇怪,怎麼有個人比他還著急,知道我是真心關心阿嬤,現在我給的意見,家屬都會接受。甚至還會請教我照顧技巧,比如怎麼處理打嗝、怎麼用棉花棒清潔口腔、怎麼清理大便......。我和家屬合力把阿嬤照顧得很好,阿嬤甚至還長肉了呢!

 

即便是臥床的長輩,也需要陪他講話。像前面提的那位阿嬤,我跟她講話,她會跟我點點頭。工作結束要離開,我跟她說再見,她會對我微微笑。我都會請家屬過來看,我說:「你看,阿嬤有回應,她在笑耶。」家屬看了也很欣慰。

 

記得有一位牧師跟我說過:你做老人照顧的工作,你也是在服務神,所謂信仰,就是要帶著愛,投入你的工作。當居服員對我來說,是件喜樂的事。只要想到從事居服工作,不只是勞動,還能成為長輩、家屬情感寄託的對象,我就覺得很幸福。

 

<支持畢嘉士有盼望的老年>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