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不一樣了!──馬拉威白化症女孩的故事
2022/07/18
398

因為白化症的關係。17歲少女Shafira Chapola,自出生後,母親日日夜夜都在為她的人身安全擔憂。

 

這份恐懼並非憑空出現。去(2021)年,馬拉威發生4起白化症病患遇害的事件。過去7年,類似案件有170多例。會有這樣的情況,是因為當地人迷信白化症病患的骨頭,是巫師製作魔藥的材料,而這類藥材可為人們帶來好運及財富。

 

馬拉威政府近年來積極採取作為,2018年與聯合國制定行動計畫,針對白化症暴力事件修訂嚴格的規定與處罰,確保司法的效力,並培訓警察進行相關的逮捕訓練。同時立法打擊沒有證照的傳統治療師。國際非營利組織相繼投入倡議計畫與衛教、醫療服務,去年馬拉威甚至選出史上首位白化症議員。

 

雖然馬拉威政府與民間都朝向破除迷信的道路前進。不過,由於暴力事件仍時有所聞,Shafira母親心理防備機制,暫時還無法卸下。

 

 

去年Shafira獲得畢嘉士獎助學金支持,順利升上中學。由於Shafira班級上課時間被安排於下午時段,放學時間已接近傍晚。母親擔心她的安危,決定每天親自接送她上下學。為此,Shafira感到相當自責,她說,「媽媽陪我走到學校之後,就一直待在校園直到我放學。」Shafira覺得是自己限制了母親的時間,使得母親無法兼顧工作與家庭。家中經濟變成由經營小生意的繼父獨自承擔。

 

Shafira回憶起,自從繼父生意失敗,一家七口包括母親、繼父、她與4個就讀小學的弟妹,有很長一段時間,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以及餓著肚子上課的情境。認為自己就是讓家庭陷入困境的根源。

 

這些自責的想法和受威脅的恐懼,使得Shafira漸漸失去信心,無法專注學習。即使在學校,她也很少有私人空間,老師和同學會時刻提醒她不要落單。無形之中,這些關心令她感到不自在,甚至備感壓力──懊惱為何自己無法跟一般人一樣?──因而在群體中時常覺得格格不入。

 

畢嘉士馬拉威同仁察覺Shafira面臨的挑戰,今年初陪同校方與她的家人,一起向區域教育官員提出轉到上午班的請求。因為Shafira就讀的Nkhotakota中學是一間有提供寄宿的傳統學校,區域教育官員不僅通過Shafira的申請案,並且進一步獲准Shafira成為該校住宿生。Shafira和家人獲知消息後相當感動。

 

住宿,提供Shafira安全的屏障。如今,Shafira可以更自在地與同學互動,過著正常的生活。「成為住宿生幫助我更專注於學習,因為我不再需要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更不會限制媽媽去工作的時間,這樣弟妹們就不會餓著肚子去上學了。」Shafira說。

 

少了恐懼,Shafira多了勇氣。為了追趕過去一年落後的課業,她做出重讀中學一年級的決定,希望為自己的未來打好根基。Shafira的夢想是成為一名中學老師,用自身的故事激勵孩子學習,特別是家境貧困的女孩,以及生命處境和她相似的病童。

 

獎助學金和身旁的關愛,讓Shafira的人生有了色彩。她希望有一天能將這份愛繼續傳遞下去。

 

(註:針對獎助學金申請案,畢嘉士馬拉威同仁除了實地家訪確認需求,撥款後也會持續追蹤學生近況,並適時提供協助。Shafira是畢嘉士同仁採取行動,進而改善學習處境的其中一名學生。)

 

支持【撐出選擇的空間】馬拉威教育計畫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