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居服員
2017/07/01
637

 

阿德應該是每個家屬心中的「夢幻居服員」,至少,我就超希望我媽當初能有一個阿德。

 

他瘦,有日曬後的黝黑,看來精實,大概是天天騎單車訓練的成果。由屏東市到屏東縣萬丹小村服務個案,他捨棄開車,寧可一匹鐵馬衝刺。「練身體啊,我們要先照顧好自己,才有辦法照顧老人家。」是啊,照服員自己五十歲,初老了啊。

 

阿德的雙手極有力,可以隻手當單槓,讓嬴弱的老人緊抓,撐起身體試著小站,慢慢找回流失的肌力。

 

令人佩服的是,除了他對工作的熱誠之外,他「總是想可以為老人再往前多做些什麼」。臥床了,那有沒有可能不再包尿布;能不能再站起來,甚至靠助行器走路?走出家、走出村頭,那老人的人生風景就從此不可同日而語。

 

讓老人越來越好,甚至由失能狀態,可以找回失去的能力;能自主行動之後,尊嚴及自我控制的成就感也手牽手回來,老人能自主決定怎麼過日子,吃什麼、做什麼。這才是老人要活下來的意義啊。

 

在阿德身上,我看到,一個有使命感的居服員是可以如何改變一個衰老生命。

居服人力不只是去補家庭人力的不足,而是減少失能對生活的衝擊。

 

阿德對自己任務的定位是:不是去幫忙掃地、做家事,餵飯、洗澡,協助老人「活著」而已;還更進一步,協助老人家恢復肌力、給予社會刺激、協助運動,這些與協助進食、生活自理、陪同購物、陪同就醫,一樣重要。

 

但這些並不都全在居服員的工作項目之中。

 

老人拄著四腳助行器慢慢從暗黑的小室中挪移出來,舉手招呼。眼睛似乎不太適應中庭的明亮,微皺著眉。中過風,語言不多。秋陽灑下來,老人行來,坐在陽光裡,眉頭也舒展開來。

 

鄰居大嬸走出來,熟稔跟阿德打招呼:「你來啦?阿公看到你就攏『回春』了啦!」阿公也笑了。

 

 

 

阿德:

我非常喜歡老人家,以前做業務的時候,就喜歡跟老人家聊天。如果你覺得老人有種老人現(臭味)」、嫌棄把屎把尿,那你最好想想,你是不是適合這份工作。你覺得痛苦,老人家也不會好。我現在照顧的老人,除了這位中風過的小松阿公,還有洗腎、截肢的病友。啊,我不接阿嬤,她們會害羞,我也麻煩。

 

小松阿公剛由安養院接回家的時候,插著鼻胃管,哎呀,他背上有好幾個褥瘡,很久沒翻身了吧,看了很不忍心。家裡的環境,你看到的,不是很理想。家徒四壁,一進門就是他的床和神壇。什麼都沒有,我要想辦法讓他舒服一點。先向鄰居先借個水桶,買毛巾、肥皂,第一件就是幫他擦澡,清洗會陰,沖一沖。他就舒爽多啦!他應該很久沒有洗澡了。

 

阿公褥瘡好了,體力也逐漸提升。我就扶阿公下床,讓他的腳踩在我的腳掌上,我就會知道他的雙腳是不是能用力。再坐輪椅面向牆壁,讓他推牆壁,練手的力道。手有力量,才能抓助行器,讓自己站起來!盡量維持他身體的功能,接著就是訓練他的腳肌力,做些大關節運動。才一個多月,阿公就能自己下床走路了!

 

你問,為什麼要花這麼力氣做這些?老人如果可以自己行動了,我多輕鬆!他不用包尿布了,可以自己上廁所,可以自己吃飯,不用人家餵。老人也是需要自尊的。能自己來,他們不會想要依賴別人。

 

過年期間,就算是沒排班的日子, 我都會抽一天過來幫阿公洗澡,看看他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好好過年。我一個禮拜會幫阿公拿床墊出去曬,曬個三四次。不過,他只有一張床單,沒得替換,就看天氣好,馬上洗馬上曬,晚上就可以用了。

 

阿公是我第一個case,當然會有特別的感情。老人家是很寂寞的,我們來照顧他們,也是他們心靈很大的安慰。要回去的時候,我會這樣抱他一下,讓他知道,有人在乎他的。看他現在不用鼻胃管了,沒有褥瘡了,還能拄著四腳助行器自己走到村頭廟埕,聽人家開講。看阿公的變化,我很高興,很有成就感。

 

做這行,照顧的是很脆弱的生命,面對生老病死,你要有心理準備,不要嫌棄老人才能來。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