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愛 讓人難忘
2019/11/29
277

文 /  前屏東基督教醫院董事長、畢嘉士基金會董事長  劉侃

 

與畢大夫不曾共事過,只知道他是我們教會元老級的宣教士。雖然如此,每一次的相處,他都讓我印象深刻。

有一次是畢大夫請我開車,陪他去一趟樂生療養院。他曾經在樂生工作過兩年。下車的時候,有兩個人過來打完招呼便匆匆離去,我心裡覺得納悶。跟著畢大夫走進院區,聽見「畢大夫來了、畢大夫來了」的喊叫聲此起彼落,院生們紛紛往走廊上集合,排成長長的人龍,歡迎他們好久不見的畢大夫。我才明白,剛才跑走的那兩個人,是急著要跟大家說:「我們親愛的畢大夫回來了!」

 

這些院生實在過於熱情,超乎我的理解,我在心裡嘀咕: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只工作了2年,離開20年之後,誰會記得你?但是這些漢生病人都記得畢大夫,2年當中,他到底做了什麼?讓病友對他如此懷念。正當我摸不著頭緒時,我隨著畢大夫踏進病房,同樣聽見的是一片歡呼聲,躺在病床上的人也跟他揮揮手。

 

畢大夫往其中一個病床走去,第一眼我其實是被那位女士的面容嚇了一跳,她失去鼻子、耳朵、眉毛,連手指也沒有了。她的眼睛看不見,黑色瞳孔的顏色退去,眼珠佈滿血絲。我愣在一旁,不太敢靠近,但畢大夫卻很自然地走向前,輕拍她的肩膀,並且喊了她的名字。那一刻,我又是一陣驚訝,20年了,他怎麼還記得這位女士的名字,肯定是在心裡時常想起這個人。這位女士聽見畢大夫喊他名字的時候,笑得好燦爛。我從沒見過一個病人,聽見一個人的聲音,有這麼強大的反應。是畢大夫給了她繼續生活下去的力量。

 

後來我去追溯畢大夫在樂生療養院工作的歷史,才曉得當時在樂生有一些醫生也是基督徒,禮拜天做禮拜的時候,他們身上穿的依舊是防護衣。可是,畢大夫和他的太太穿的是和病人一樣,普通的衣服。他會握著病人的手,和他們聊天。我不知道這樣會不會傳染,我只知道畢大夫把他們看成和他一樣的人。這件事情,後來很快就讓樂生所有病人,從心裡接納畢大夫是他們的醫生。所以20年之後,病人記得他,他也記得病人。

 

漢生病的治療不太困難,該吃藥時吃藥,該清創時清創,都是常規的工作,沒有什麼學術上了不起的行為。但是,就是在這些看起來很日常的工作,畢大夫讓我們看見愛在這中間流轉,病人在他的身上看到生命的潛力,看見自己的價值。雖然他們不能走出療養院,但是他們的心是自由的。

 

畢大夫的愛,作用在「最困難」的人身上,讓他們重新接納自己,心裡得到喜樂。

2013年,畢大夫回台參加自傳《奇醫恩典》新書發表會,老病友聞風而至,他一一跟病友握手、擁抱、話家常。離開台灣快30年,他仍然記得每個病患以及他們的故事。那一次的相處,也令我難忘。記得,有一天他突然有點暈眩,醫師檢查後怕他有血液循環的毛病,開了一些藥給他,他居然要把其中的一盒還給藥局,理由是這種藥很貴,他已經年邁不值得用這種高貴藥,可以留給更需要的人。我才真正體會到他真是時時想到別人,我雖然一直勸他,屏基這麼大個醫院實在也不缺這兩千塊錢,而且他絕對值得、也應得用這個藥,但是他老人家實在太堅持了,我只好隨他的意退藥,眼淚也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聖經上說:「你要盡心、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愛自己」,畢大夫留下了一個典範,不是要我們景仰、膜拜、嘆為觀止,他更希望我們能了解,生命生活的一切都包含在「愛人如己」這一句話裡面,而這句話不是用來用說的,是要來做的。

 

畢大夫的愛、畢大夫的點點滴滴,不只是我們耳熟能詳的佳話,更給了我們極大的鼓勵與無比的力量。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