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居服員
2021/02/19
467

有一種朋友叫做居服員。居服員雪勤和服務對象秀鳳就是一對好朋友。兩個人見面總有說不完的話,開懷的大笑聲,衝破紅磚牆,讓鄰居歆羨地說:「我也好想要一個居服員。」

 

秀鳳的住處,瓦礫屋頂年久失修,天花板嚴重塌陷,廚房、臥室到處漏水。雪勤向居服督導閔云報告,兩個人合力寫計畫書申請修繕補助,申請案通過了,她接著幫忙找鐵工,簡直是一條龍服務。鐵皮屋頂搭建完工,雪勤比秀鳳還開心。

 

雪勤不只處理修繕事宜。秀鳳的先生需要做假牙,雪勤之前在牙醫診所上班,知道秀鳳家經濟有困難,偷偷跑去拜託前老闆錢少收一點。「最近假牙做好了,我看秀鳳先生吃東西真的有比較方便。」能幫得上忙,雪勤覺得好安慰。

 

 

採訪的那個下午,秀鳳發現照相機對著她們,也沒問雪勤願不願意,立馬將她抱緊緊,然後撒嬌地說:「雪勤沒班的那一天,我真的會很想她……」

 

這兩個人對彼此的「在乎」,這樣的好感情,真像是「一家人」。

 

幫忙情緒大掃除的開心果


雪勤和熟齡阿姨可以成為好朋友,跟年長的長輩同樣很有話聊。愛笑的雪勤,親和力十足,見人就笑讓人容易親近,連憂鬱的老人家也抵擋不了她的笑容攻勢。

 

高齡88歲的李阿公就是其中一位。阿公的媳婦說,公公覺得自己年紀大了「沒有用了」,說出來的話常常很負面,「自從雪勤來家裡服務,公公笑容變多了,」她總是有辦法讓公公轉念。

 

 

 

李阿公兩邊耳朵嚴重重聽,得喊破喉嚨,阿公才聽得清楚。媳婦說,「雪勤剛好是個大嗓門,每當公公又有消極想法,她會說『阿公,你這樣說不對喔!』,因為雪勤永遠面帶笑容,公公被指正,也不會覺得被冒犯,換作是家人,可能會被認為沒大沒小。所以,我很感謝雪勤,只要有她在,家裡總是充滿笑聲。」

 

客廳裡掛著一張行事曆,湊近一看,原來是雪勤的班表。看著行事曆,李阿公每天都在期待雪勤中午來幫他備餐,陪他聊天。他胡亂講,雪勤胡亂回,有講話的對象,煩惱就不再是煩惱,而是可以拿來「答嘴鼓」的話題,日子也就能輕輕鬆鬆地過下去。

 

對雪勤而言,居服工作也挺有成就感的。「我去(服務),阿公比較不會跟家人抱怨這裡痛、那裡痛,我去,阿公快樂很多。」講完,雪勤又笑了,臉上滿滿的幸福。


陪伴、傾聽,心靈的良藥


問雪勤:居服員的工作辛苦嗎?她搖搖頭說:「我把它當作玩樂,跟長輩作伴不辛苦。」應該也會有不好照顧的?比如脾氣不好的長輩?她維持一貫的笑容回答:「不好照顧的,我就跟他們培養感情,老人家喜歡被噓寒問暖,有人聽他講話,通常過一陣子他們就會慢慢接受我了。」

 

當然不是所有事情都盡如人意。雪勤頓了一下才說:「沒有人會百分之百滿意你,我是帶著這樣的心情做事,再說假如我不服務,別人也很難處理,我還能做,我就盡量做。」

 

愛笑的雪勤看似無憂無慮,其實自己也是一身病痛。雪勤罹患慢性自體免疫疾病─乾燥症,口乾、臉紅都是症狀,須長期服藥,治不好只盼望不要惡化。除了乾燥症,她還曾因先天心臟病動過兩次大刀。

 

雪勤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她是靠陪老人家玩樂來忘記自己的病痛。「我能同理生病的無奈和痛苦,我的服務對象跟我一樣,分分秒秒都在跟自身的病痛相處,我能轉念,我也希望能幫他們轉念。」

 

宮崎駿動畫《龍貓》有一句經典語錄:「我們大笑看看,可怕的東西就會跑光光。」雪勤想做的、也已經在實踐的,應該就是這件事情吧!

 

〈支持畢嘉士有盼望的老年〉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