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上海拔1000公尺,「澡」幸福
2021/06/28
242

 

 

「咕噜、咕噜……」上午九點左右,畢嘉士到宅沐浴車緩緩開進原鄉部落,水箱裡的水,隨著連續蜿蜒的道路,劇烈晃動起來,發出咕噜、咕噜的聲響。沐浴團隊行事曆上標記著霧台鄉,在海拔1000公尺的高山上,有個名叫阿明的青年,殷殷期盼他們的到來。

 

 

 

 

距離最遠、地勢最高,挑戰也最大的個案

 

阿明家位於霧台部落,本身是腦性麻痺患者,透過居服員介紹,開始使用到宅沐浴服務,是畢嘉士服務距離最遠、地勢最高,挑戰也最大的個案。「能服務,得碰運氣。」護理師陳璂純說,阿明有高血壓病史,「量測血壓過高或是心跳過快,避免意外,服務就必須暫停。」

 

沐浴車一停妥,團隊三人進屋裡打招呼,阿明一見他們隨即露出大大的微笑。阿明身體先天受限制,躺臥的床就是他的全世界。家人將水瓶、電視遙控器、小電扇擺在阿明隨手可及的地方。床鋪旁堆放著數量不少的泡麵、飲料和零食,是家人買來放的。以前是為了讓阿明當「雜貨店老闆」賣給小姪兒小姪女,現在這些東西是阿明拿來做為分享的禮物。家人們對待阿明的心思很單純,他們的願望只有一個──希望阿明開心。

 

大嫂形容阿明是很一個很會享受的人,「愛唱歌,用hà hà hà的氣音,唱得好大聲,歌聲從紗窗滲出去,會一直飄到山的那邊。」還說,阿明其實比我們都聰明,沒讀過書卻看電視學會了認字,會使用智慧型手機,甚至無師自通和家人玩起視訊,「上帝給他很大的智慧,只是被我們發現的太少。」


第一次見到阿明的人都會被他大大的笑容吸引,一下子便拉近人與人的距離。大嫂說,阿明喜歡跟人互動,「每次你們來,他都好高興。」沐浴團隊反而覺得是阿明帶給他們力量,「阿明用喜樂活出生命的光采」,讓沐浴團隊深刻體會──人與人相互幫助、相互接納,是人間最珍貴的價值。

 

 

 

 

不只是沐浴服務,更是溫暖與陪伴

 

來到緊張的時刻!護理師陳璂純拿出血壓機與心跳計,大夥屏氣凝神望著,此時阿明仍收不住笑意。第一次測心跳與血壓都「不及格」,這下阿明自己也慌了。他有一套收斂情緒的方法,於是開始自主練習深呼吸、吐氣,專注的模樣反應他純真的一面。陳璂純與兩位夥伴在旁邊靜靜陪伴著,等阿明情緒平穩後,和他一起禱告;知道他有腹脹的問題會讓血壓飆高,又幫他抹薄荷油舒緩。陳璂純說,即便血壓或心跳超過標準,不宜服務,「我們也不會馬上離開,我們會留下來陪伴,至少測量三次才會放棄。」

 

畢嘉士到宅沐浴服務由護理師、操作員、照服員三人一組相互搭配進行,各有專業、各司其職。陳璂純想起,冬季的某一次服務,阿明血壓數據上升至200 (mmHg),當時適逢寒流來襲,她趕緊協助家屬打電話到衛生所,請值班醫生跑一趟處理,所幸無大礙。「這也是基金會堅持到宅沐浴服務要有護理師隨行的原因,除了希望滿足三管病人(鼻胃管、導尿管、氣切管)的需求,更重要的是要確保每一次服務都是在安全的狀態下進行。」

 

測量三次,心跳還是過快,陳璂純只好向阿明和大嫂說明無法服務的原因。看著大家露出失落的表情,大嫂連忙安撫:「你們來,還會陪阿明聊天,讓他不只是看電視的笑,還可以面對人去笑一笑,就像是他的朋友。」離去前,沐浴團隊和阿明擊掌約定,下一次一定幫他洗一個舒服愉快的澡。

 

下山的路上,照服員張瑛梅聊起有一次無意間聽到阿明不曾自己洗過澡,「一個念頭來,我把沐浴球交到阿明手上,讓他自己搓搓手、搓搓脖子,阿明開心得不得了。」還有一次,阿明母親突然抱住她,「原來阿明母親得知自己癌末,想要謝謝我們,我當下也回應她會幫忙照顧阿明,家屬這麼信任我們,讓我好感動。」

 

這些真摯的情感交流,點點滴滴累積,在沐浴團隊心中佔據了大大的位置。讓他們總是懷抱著滿滿的使命感上路,因為他們知道,這一趟出去,不只是提供沐浴服務,對服務對象與家屬而言,更是厚重的溫暖和陪伴。

 

 

⌂ ⌂ ⌂​

 

 

當天下午,到宅沐浴團隊轉赴達來部落,服務另一名腦性麻痺青年,志祥由年事已高的vuvu(排灣族祖父母的稱呼)獨自照顧。一趟服務,守護了志祥洗澡的心願,也讓vuvu肩上的壓力輕一些,沐浴團隊滿心歡喜。

 

 

》》支持【洗澡的心願】到宅沐浴服務

next